TOP

故 乡 行
2017-06-08 09:50:00 来源: 作者: 【 】 浏览:441次 评论:0


文学(2)班   朱元祥

阳春三月,我骑电瓶车载着老伴,沿海峡大道直驰沿江大堤。一路内和日丽,春媚鸟鸣。公路两旁,台创园内,各式现代建筑缓缓向后退去令人心旷神怡,好不惬意。

约半个时辰,一幅熟悉的两面渐行渐近,昔时三条十长堤,现今已变成两条五里长堤,与长江此段的南北走向并存。越近,脑海中的画面越显清晰。

当年全省“农业学大寨”的典型—城北公社大黄大队就在眼前:绿阴掩映中,一座座砖瓦结构的农舍平房相互毗邻,其间杂有土墙青瓦,偶或也有土墙麦稭草屋面的房舍混杂其间。鸡鸣犬吠,炊烟袅袅,柳丝摇曳。高音喇叭里传出响彻四方的革命歌曲或是“抓革命,促生产”的口号,显示出了社会主义原始阶段新农村的一派繁荣景象。

1999年,国务院实施治理长江平垸工程,为了国家大局,大黄洲人民整体搬迁,大黄洲这块沃土从此在地图上消失了。而现今,仍然偶尔可见在长江大堤以外原堤埂上一两户狭小的棚房,它们拥挤在一簇簇树丛中,这是极少数不愿离开故土的年老居民赖以生存的安身之所。

路上往日故乡政治、经济、文化中心的大队部旧址,昔日的景象依稀可见:到大队部办事的人进进出出,络绎不绝;购买生活用品的姑娘大嫂在小卖部里挑挑拣拣;在机器轰鸣的加工厂里,为群众加工粮油和饲料的师傅们忙忙碌碌;锻造农具和生活用具的铁匠铺里传出的声音叮叮噹噹。我甚至听到了夜空中荡漾着露天电影昂扬的音乐……而今,却是一派断垣残壁,满目凋零。

沿江防洪大堤外,仍有一片长约五里,宽约一里的肥沃良田,被简易的防洪堤圈围着。勤劳的大黄人民不忍心将其放弃,只要不被水淹,仍辛勤地耕耘着。站在堤埂上放眼望去,绿油油的麦苗随风荡漾,一块块盛开的油菜花点缀其间,令人遐想。这一幅幅熟悉的画面让人魂牵梦萦,使人刻骨铭心。我如痴如醉,难以启步。深深地吮吸着这清新的,熟悉的,难忘的故乡春天的气息,难以自持,一股热血在胸腔久久回荡。

走进久违的祖居地,故居早已面目全非。原先是三正间二披间,外加一间为儿子结婚所建的独立小屋全在绿阴的环绕中自成一体。大门前有金银花、月季花、蝴蝶兰、万年青,还有桃、柿、枣等果树。往昔的此时,早已是桃花盛开,月季怒放香气四溢,沁人肺腑。后门外即是南北通道的堤埂,堤埂下有一条叫西江峡的小溪,由北而南直通长江,通江口有排泄闸控制。小溪的水面由各家的□基的长度决定,约定俗成了各家的使用权。我家水面靠堤埂的一半,夏天是翡翠般的菱角秧,颗颗粒状蓝色的花点缀其间。另一半则是从“小荷才露尖尖角”,到“映日荷花别样红”,蜻蜓闲立,蛙鸣其间。这一切在当年拆迁时,随着老母亲的离开,就全部消失了。次年在□基上又栽上了白杨树,现已长成了一片杨树林。

我本来不抽烟,为应酬遇到熟人,我带了一盒烟。此时,我坐在一块残垣上,不自觉地抽出一支,慢慢地点燃,轻轻地吸着,重重地吐出。我的思绪随着那一轻烟慢慢散去,渐渐飘向空中。这块生我养我哺育我成长的宝地,随着我一年年老去,来探望的机会将越来越少了。

原来的左邻右舍,在拆迁时不愿离开故土的老年长辈,只搭建了简陋的棚舍。看着这些棚舍,旧时的景象仿佛历历在目:邻里之间早呼晚应,你来我往,相帮查助,亲如家人。直到现在,他们尽管散处各地,但是,每逢春节,或是谁家有大事,都还保持着亲密的往来。随着时光的流逝,这些老人早已被儿孙接去团聚,孤立的破屋残垣,只留下当年邻里亲情一丝淡淡的痕迹。

不远处,老妻探视着邻居家破旧的棚舍,抚摸着倒塌的门窗,显然,她也早就沉缅在那深深的 回忆和无尽的思念之中了。

艳阳临空,路上归途,一路上虽没有 了那繁华的人气景象,但自然界中“燕剪池边柳,花开陌上春”旖旎春光,仍然撩拨得我春心激荡,流连忘返。

故乡,你将永远令我牵肠挂肚,难以忘怀!

 


Tags: 责任编辑:和县老年大学
】【打印繁体】【投稿】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【举报】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分享到QQ空间
分享到: 
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“不忘初心——难忘那年入党时”..

评论

帐  号: 密码: (新用户注册)
表  情:
内  容:

相关栏目

最新文章

图片主题

热门文章

推荐文章

相关文章

广告位